上海无新增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新增境外输入2例


针对一些质疑中方对欧援助意图的声音,王毅强调,中华民族是懂得感恩的民族,我们应欧方的需要提供帮助,是出于投桃报李的情义,出于国际人道主义精神,更是为了践行习近平主席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中方从来不会在朋友有难时袖手旁观,更不会在伸出援手时夹杂私利。面对这场空前危机,各国应超越意识形态的异同,摆脱各种无端的猜忌,尤其是要避免将抗疫合作政治化。我们应共同发出团结一致、携手努力、共战疫情的正确信号。国家虽各不相同,但我们生活在一个地球村,是命运共同体。中方也愿同欧洲国家一道,帮助其他卫生体系脆弱的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非洲国家更有效应对疫情。

截至4月1日,距离美国首次报告COVID-19病例已经过去了72天,33个州和数十个地方发布了“在家办公”的命令,还有少数几个州简单要求非必要的企业关闭,但有些命令缺乏强有力的执行机制。许多司法管辖区继续允许普遍不遵守CDC发布的社会距离建议(例如不得举行超过10人的聚会),作者们提到,“拥挤的春假海滩、自由旅行、开放学校和托儿所、销售不必要商品的繁忙商店、年轻人中的体育活动、孩子们还在公园聚集,这些都是证明。”

据英国《镜报》4月2日报道,意大利一名男护士勒死了自己的医生女友,因为他认为自己从女友那里感染了新冠病毒。意大利男子认为女友传染自己将其杀害,初步病毒检测结果令人吃惊。4月3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通电话。

博雷利表示,我完全赞同你的意见,也感谢中方给予的慰问和支持。当前欧洲疫情形势非常严峻,而且还在持续恶化,不仅造成重大人员死亡,也带来严重经济影响。欧方赞赏中方给予欧盟和成员国的支持帮助,充分肯定中方为全球抗疫发挥的建设性作用。在其他国家需要时伸出援手是中国的一个好传统。我完全赞同病毒没有国界的观点,在疫情面前,各国命运与共。国际社会只有协调合作,才能最终战而胜之。欧方愿同中方携起手来,共克时艰。美国在一周之前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最多的国家,目前也是唯一一个确诊超过20万的国家,最新数据则已超过24万。而如此大规模的疫情蔓延只用了74天时间。

她们在文章的最后写道:在紧急情况下学习是困难的,但COVID-19疫情中得到的一个教训已经很清楚了,当流行病学家警告说一种病原体具有大流行的潜力时,高举地方自由旗帜的时候就结束了。而国家在流行病应对方面的领导作用只有在基于证据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至关重要的是,美国今后对‘COVID-19’的反应不仅要全国性的,而且要理性的。”

王毅表示,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欧洲多国造成严重人员损失,中方对此感同身受,愿向欧盟及成员国表示诚挚慰问。病毒不分国界,也跨越种族。面对疫情给人类带来的严重威胁,只有国际社会团结起来,才能战而胜之。中欧是全面战略伙伴,双方应充分发扬同舟共济、守望相助的传统。在中国抗击疫情的艰难时刻,欧方给予我们慰问和支持。现在欧盟正在全力应对挑战,尽管中方仍面临疫情反弹压力,但我们愿克服困难,向欧洲伸出援手,根据欧盟及成员国的需要提供支持帮助。相信在共同抗击疫情过程中,双方的互信会得到进一步加强,合作也将会进一步深化。

那么,美国政府还能做些什么来促进统一的应对措施?作者们认为,“很明显,美国需要做的不仅仅是发布白宫和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因为自愿遵守是行不通的。联邦政府接管所有公共卫生命令将与美国的联邦体制不协调,但还有其他选择。”

值得一提的是,Mello是健康卫生法学领域的领袖学者,其研究重点是了解法律和法规对卫生保健提供和人口健康结果的影响。由于其在研究领域的贡献,Mello在40岁时就入选美国国家医学院。

作者们提到,长期以来,人们对这一紧急法律框架的主要担忧是,它给予官员们太多的自由裁量权,而对糟糕的决策却很少进行审查。通常,人们担心的是,官员们为响应公众要求会采取不适当的强制措施。例如,在2014年埃博拉病毒暴发期间,新泽西州州长下令一名从塞拉利昂返回的护士接受隔离,尽管她的病例并不符合美国疾控中心(CDC)的指导方针。

文中指出,美国的宪法将公共卫生的主要责任赋予各州,授权给各市和县。联邦政府的普通公共卫生法律权力较为有限,重点放在预防疾病的州际或国际传播的必要措施上。